歡迎光臨,同昌保險經紀股份有限公司 !

聯系我們

地址:昆明市五華區人民中路36號如意大廈9樓

電話:0871-67177183

服務熱線:400-6688-199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員工之家 - 正文

員工之家

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接受審查!看他的是非功過和保險業的這五年

發布時間:2017-4-11 | 閱讀次數:2891

資料來源:慧保天下

    2017年4月9日下午2點30分,中央紀委監察部官網發布消息稱,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席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此前,香港媒體曾多次報道稱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但在這之后,項俊波還是出席了一些公開活動。例如,2017年2月22日,項俊波還連同另外三位保監會副主席出席了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廳舉辦的新聞發布會。


    而其最近一次出現在公眾場合是4月6日,中國保監會與中國地震局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的現場。他和中國地震局局長鄭國光在簽約儀式上致辭,并為中國地震風險與保險實驗室揭牌。

    一切的祥和都在2017初打破,外媒連篇累牘報道了保監會主席項俊波違紀受調查一文,風傳天下。事出哪里,從目前公開信息而言,尚不得而知,坦率的講,項俊波的保險五年最大功績乃放行投資領域,以投資盤活保費端口,保險行業得以度過最為艱難的2010-2012歲月,帶來了更高的利潤和保費增長。


    不過,魚躍涌入的諸多資本大鱷,及所帶來的資產驅動負債模式也給行業引來諸多非議。是非功過,尚需以歷史的辯證視角看待。以下乃慧保天下整理項俊波入保險5年所為,供諸君共鑒。


    請回答2012:穿透五年歷史迷霧,且看短期理財險3萬億的狂飆突進|大討論之一


    為什么要回到2012年?2012年是個大年份,今天熱議的脫實向虛、過度金融化、互聯網大數據等都草灰蛇線地在那一年埋下了伏筆,或拉開了序幕。當然,最重要的是,十八大的召開,一個新紀元的開端。

 

    2012-2016年這段大歷史中,中國經濟表現有兩大主線,一是金融繁榮下的大資管君臨天下,二是互聯網+浪潮對各行業的強勢侵襲。這兩大背景也主導了中國保險業這五年的一個發展脈絡和市場走向,兩大條線都各自在保險業有濃墨重彩的映射。

 

    本文是這前后跨度五年的保險斷代史的一個橫截面,講述了時代大勢之下,本是金融小弟、偏安一隅的保險業如何借助3萬億的短期理財險,在資產端掃八荒、卷六合、風行天下,最終成就百態江湖、山河重劃。

 

    為何是3萬億?據『慧保天下』估算,這五年間收益較高、期限較短的理財險業務累計規模至少有3萬億元。2013年,監管在公布保費數據時,開始公布“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一項,四年累計2.66萬億元,剔除其間期限較長的業務,加上五、六千億元規模的理財型財險業務,粗略估算2012至2016年間,短期理財險規模超3萬億并不為過,這還未考慮原保險保費中所包含的部分中短存續期業務。從2015年、2016年萬億給付退保壓力來推算,也應該是不小的規模。


    楔子 · 遍地保費年代的終結


    在正式進入這段五年斷代史之前,先把我們的鏡頭拉向更廣闊的歷史視角中,讓這些浮光掠影告訴我們曾經的保險歷史發生了什么。

 

    中國當代保險的故事應該從1979年講起,這一年,塵封了20年的中國保險業務復蘇。中國人民保險公司此后近十年獨步天下,直至 1988年,平安保險、太平洋保險的誕生打破這一局面。

 

    四年后,一個美國老頭——格林伯格拿下迄今為止唯一的一張外資獨資壽險牌照,友邦保險攜個人營銷員制度回到中國上海,一個屬于個險營銷的時代啟幕。

 

    1996年,壽險年度保費即超越財險,國內保險市場首度大擴容,再添五家險企——新華人壽、泰康人壽、華泰財險、永安財險、華安財險,銀保渠道威力初顯。

 

    1998年,屬于保險的大年份,保險專屬監管機構——副部級的中國保監會成立,原人保一把手馬永偉成為第一任保監會主席,來自中紀委的吳定富任副主席。2002年底,吳定富出任主席,2003年保監會升任國務院正部級事業單位。

 

    此后經歷2001年入世前后的外資保險大開閘、2004-2005年前后的民營險企擴容潮,直至2006年的“國十條”頒布,保險業負債端在個險、銀保渠道的增長驅動下,一路高歌猛進。

 

    數倍于GDP增速的保費超高增長,可以掩蓋很多深層次矛盾,譬如說“看天吃飯”的投資收益:2007年牛市助力投資收益達到12.17%,行業皆歡愉;2008年金融危機,大熊市來臨,投資收益1.91%,哀鴻遍野,保險股權無人問津。此后四年投資收益率6.41%、4.84%、3.57%、3.35%,逐年走低。

 

    直至進入保險歷史上唯一一個負增長年份,2011年人身險保費同比下跌8.57%,受此拖累,全國原保險保費負增長1.3%。

 

慘淡的投資收益、戛然而止的保費高增長,換來的就是廣大保險經營主體的生存困境。2012年,保險公司利潤總額為466.55 億元,同比減少198.44億元,下降29.84%。其中,壽險公司利潤僅有69億元,同比減少305.36億元,下降81.6%。

 

    如果拋開中國人壽、平安人壽、太保壽險、新華保險、泰康人壽、太平人壽、人保壽險等有根基底蘊的老牌險企,壽險公司幾乎全軍覆滅,中小壽險公司更是虧損嚴重。

 

    事實上,過低的投資收益水平和過低、過嚴格的預定利率管制已經成為削弱壽險保障功能、抑制壽險產品需求的重要因素,也直接或間接地導致保險產品吸引力低、銷售困難以致銷售誤導等一系列問題。

 

    保險行業形象,在那兩年滑入谷底。

 

    時局的扭轉還在等待一個可以一錘定音的人,一場自上而下的改革。

 

    此后五年間,行業利潤大增,燦爛一眾金融兄弟;保費收入節節高,尤其是壽險保費由最初的不足萬億元,到3.45萬億元;資本市場中,更是一掃萎靡,縱橫捭闔,強勢崛起。

 

    遺憾的是,一枝獨秀大好局面落幕2016。由于南粵姚老板的莽撞冒進,踩紅線而不知,繁榮戛然而止,甚至引高層、實體企業界、資本監管大佬共懟之,牽連行業灌猛藥。

 

    下面,我們回到這段歷史的原點,2011的歲末和2012的年初。

     啟幕

    一場自上而下的項氏改革

    項主席半載調研診斷出方投資新政十三條,黃助理年終把脈壽險提虛胖順應大勢改產品


    2012年是中國金融領域“風起云涌”的一年,原本各自守著自己一畝三分地的金融機構,突然發現行業之間的“籬笆”被推倒了。

 

    這一年,利率市場化的金融改革背景下,金融監管政策開始發生重大變化,銀行、證券、保險大踏步放開投資限制、拓寬投資渠道,金融混業的趨勢幾乎是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席卷而來。

 

    “確實也沒想到會來干保險”的項俊波,2011年底成為金融大街15號第三任當家,也是歷任當家中唯一的中央委員。這位干過20年審計,負責籌建過上?偛康难胄懈毙虚L、推動了農行改制上市的董事長的中央委員,有著足夠豐富的大金融履歷。

 

    上任的半年中項俊波幾乎未發聲音,足跡遍布廣州、深圳、寧波、海南、武漢、江蘇、溫州、山東、遼寧等多個省市,多與金融改革相關,并在2012年4月,隨同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調研滬上保險業。

 

    這一年6月中旬保險股集體瘋漲,導火索便是6月11日-12日,保監會組織的那場“保險投資改革創新閉門討論會”商議十余項保險投資新政(征求意見稿)。

 

    一個月后,“國務院領導也明確指示我們推進保險資金運用市場化改革”的支持下,項俊波一口氣推出投資新政13條,涉及投資債券、股權和不動產、理財產品等證券化金融產品、金融衍生品、股指期貨,還可以參與境外投資進行委托投資等。

 

    經此舉,保監會能放開的保險資金運用領域基本都放開了。

 

    2013年初,項俊波接受《財新》采訪時曾對推出的險資新政做過如下解釋,“管死險資是更大的風險,推進資金運用機制的市場化改革,對保險業來說是從根子上解放和發展生產力”。

 

    同時,他還表示,保監會要“跳出保險看保險”,保險不只是賣保險,不能只見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只有放眼經濟發展的大局,才能找準保險的位置。

 

    同年底,另一關鍵人物登場——原廣東保監局局長黃洪奉調入京,出任保監會主席助理兼壽險部主任,做出“推進壽險業進一步改革創新的環境已經形成,條件已經具備”的判斷,并引用鄧小平92南方談話名句,“不冒點風險,辦什么事情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萬無一失,誰敢說這樣的話?”

 

    春江水暖鴨先知,這一年,生命人壽注冊資本金接近百億元,總資產突破千億元,是2008年總部搬遷深圳之前的10倍。

 

    還是這一年,“明天系”在保險業浮出水面。源自新華人壽舊將的生命人壽班底在保險市場流動,趙子良、高煥利、郭自光各自掛帥明天系旗下險企——華夏人壽、天安財險、天安人壽。


     前奏

    保障、理財之爭一錘定音

    深化改革培訓班奠定大資管時代項氏大保險思路,解植春萬言書拉開費改大幕資產驅動負債漸成型


    2013年緊跟2012年之大勢,國內金融界繼續放松管制、推動金融脫媒和利率市場化進程,金融產品創新不斷,資產管理業務邊界更廣,證券、保險、銀行、基金、信托之間的競爭壁壘被打破,資產管理行業進入全面競爭時代。

 

    這一年初,冰封十四年、論證近六年、擱置近兩年的人身險定價利率市場化改革終于正式破冰——保監會向各人身保險公司下發《關于開展人身保險費率政策改革試點的意見》。

 

    時任光大永明人壽董事長解植春發表“萬言書”,倡言推進費率改革,并得出“費率管制之下的保險業有逐漸被邊緣化的趨勢”的判斷。

 

    當然,這一年最重要的事莫過——保險行業多年來爭論不斷的保障與理財的問題得到了蓋棺論定式的評價。

 

    這年7月,一場名為“深化改革 創新發展”的保險業深化改革培訓班在京召開,項俊波提出大保險概念,

 

    關于保障和理財的問題,還是要辯證地看。保障功能,是保險的基本功能。同時也要看到,理財和保障并不對立,居民財富持續增加也是一種保障。財富管理也是金融業的發展主流,理財型產品的發展,對于保持保險市場的穩定增長,鞏固保險在金融業中的地位,具有重要意義。

    這一年保監會每月公布的人身保險公司原保險保費收入表多了兩個新名詞:“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投連險獨立賬戶新增交費”。

 

    根據新會計準則,“原保險保費收入”已不再是人身險行業及公司所有保費收入的籠統概括,而是指傳統險及通過保障風險測試的分紅險及萬能險的保費收入部分。沒有通過風險測試的萬能險和分紅險的投資收入部分,則不被視作保費收入,而被列入“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投連險則按獨立賬戶進行新增交費統計。

 

    2013年,“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達到3200億元。生命人壽、前海人壽、安邦人壽、天安人壽、華夏人壽、正德人壽等一批中小規模人身險公司,落袋的“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遠遠多于“原保險保費收入”。這意味著,這批人身險公司當時售賣的已經多為投資型萬能險等產品。

 

    2013年,斬獲708億元規模保費的生命人壽開始將資金大規模注入股市,耗資數十億元大舉吃進農產品、金地集團股份;2013年下半年,生命人壽大舉建倉在港上市房企佳兆業和老牌煤炭龍頭中煤能源等多只股票,合計百億元規模。且開始運作自身的地產項目——“生命金融城”。

 

    安邦方面,吳小暉走向臺前,擔任安邦保險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自2010年拿下售賣投資型財險資格的安邦財險,2013年的“保戶儲金及投資款”已接近千億元規模。同時,安邦財險斥資過百億拿下招商銀行5%股權。

 

    值得關注的是,收益較高的短期理財型業務出現了成本更為低廉的渠道——網銷。

 

    2013年“雙十一”被視為網銷理財險的開端,這一天國華人壽、生命人壽各自銷售了3.18億元、1億元的理財產品。隨后,弘康人壽、珠江人壽等中小險企跟風而來,也就有了后來網銷理財險千億元規模的神話。


     二重奏

    壽險市場座次初洗牌

    短期理財型業務引發監管注意壽險座次初洗牌,新國十條普天同慶傳統巨頭戰略收縮非標資產大擴容


    2014年8月13日,國務院發布《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保險服務業的若干意見》,行業內稱之為新“國十條”,宣稱保險業的大發展從“行業意愿上升到了國家意志”。

 

    八年后再見國家層面的政策支持,且力度更大,對于保險從業人員的信心提振毋庸置疑。負債端產品費率的放行、資產端投資領域的開閘,直接促成了2014年險資投資收益率的再攀新高,達到6.3%,行業凈利潤突破2000億元,同比翻番。保險大繁榮君臨,新任保監會領導班子行業內威信到達頂峰。

 

    投資收益的上升直接催生了銷售端口的暴增,壽險增速重回高位,無論是原保險保費還是規模保費都有約20%的高速增長。

 

“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帶動下,短期、較高收益理財型保險漸風靡,終引發監管擔憂。

  

    項俊波在當年的保險業一把手培訓班上首次厲言,

 

    目前中國保險業的高現金價值業務存在預期收益高、產品期限短、保障功效弱、資本占用大四大風險隱患,資金應用存在壞賬風險、錯配風險、道德風險三大危險”,并用到了“打政策擦邊球”“在刀頭舔血”。

    同期,分管投資的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撰文《保險資金要避免成為風險最后接棒者》發出警告,保險七大潛在風險:

 

    區域性地方債務風險逐步增加;

    房地產市場下行壓力較大,保險資金不動產投資的順周期風險值得關注;

    金融市場“剛性兌付”逐步打破,部分金融產品信用風險增大;

    保險負債業務呈現短期化和高收益傾向,帶來較大的資產錯配和流動性風險隱患;

    道德風險、不正當關聯交易、利益輸送等潛在風險隱患正在不斷積聚;

    投資沖動和能力不足的矛盾依然存在;

    資金運用風險管理薄弱的問題較為突出;

    這些業務將保險資金成本推高到遠超出投資能力和市場支撐的地步。

    2014年初,保監會壽險部迎來兩位監管大員——主任袁序成、副主任王治超。2014年2月,保監會出臺第一份高現價監管規定——《關于規范高現金價值產品有關事項的通知》,要求保險公司銷售高現金價值產品,保持償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50%。并給出高現價定義,第二保單年度末保單現金價值與累計生存保險金之和超過累計所繳保費,且預期該產品60%以上的保單存續時間不滿3年的產品。

 

    且據說在2014年8月,在一次精算會議中,有過一次對當時壽險產品的深入討論。但這些微弱的聲音終抵不過市場的滾滾浪潮。保費規模激增,資產驅動負債型險企大發其財,效仿者眾。

 

    安邦保險海淘模式開啟,2014年耗資19.6億美元買入華爾道夫、2.76億歐元買入比利時FIDEA保險公司……安邦財險年度凈利潤175億元,超越老大人保,財險業第一。

 

    另一猛人生命人壽2014年揮資數百億元染指金地、農產品、光大銀行、華夏銀行、浦發銀行等多家知名上市公司,并聯合房地產企業巨資收地。

 

    居于南粵的姚振華也在2014年強勢表態,未來三年將保費規模擴張至500億元。彼時前海人壽開業僅兩年。實際上,姚老板低估了自己的實力,2015年前海人壽保費就遠超這一數字,達到780億元,2016年更是超過千億元。

 

    相對于上述猛人們,明天系的華夏人壽體量更大,胃口也更大,方式上溫和許多,悶聲發財。這一年,華夏人壽保費規模近千億元,接連持股太平洋、長園集團、中信證券、中國平安、金地集團、新黃浦等7只A股股權,但持股比例均未達到5%。同年,天安財險開始發跡,售出200多億元理財型財險產品。


     高潮

    寶萬大戰引萬能險爭議

    2800億行業凈利潤資產驅動負債帶動行業高光時刻,萬億元短期理財險產品開花資產端保險名噪天下


     戰鼓響,劍出鞘,繁華中暗藏兇險。

 

    2015年,壽險費改“三步走”收官年,困擾壽險公司多年的預定利率問題得到解決。

   

    2015上半年大牛市的瘋狂、近八千億元中短存續期人身險產品、兩三千億元理財型財險產品的刺激下,資產驅動負債型險企達到頂峰:安邦系險企凈利潤合計303.7億元。其中,安邦人壽凈利潤,壽險業排名第三,197億元;安邦財險凈利潤92億元、和諧健康凈利潤7.7億元、安邦養老7.0億元。

 

    生命人壽凈利潤95億元,壽險業第五;前海人壽凈利潤壽險第八,31億元;國華人壽凈利潤16.5億元,華夏人壽凈利潤14.6億元,天安財險凈利潤3.9億元……

 

   這一年也是中國保險燦爛光耀年,一枝獨秀于金融三駕馬車:投資收益7.56%、凈利潤2800億元、總保費同比增幅20%……尤其是壽險行業,規模保費增幅43%,“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增幅95%,壽險江湖再度大洗牌。

 

    富德生命人壽成為第三大壽險公司,年入保費1652億元;華夏人壽成為第四大壽險公司,年入保費1572億元,超越太保、新華、泰康等老牌壽險企業。即便是安邦人壽、前海人壽也闖入壽險前十,分別錄入951億元、780億元保費。和諧健康、國華人壽也已接近500億元的保費,行業排名大增,成立時間不久的弘康人壽、珠江人壽年度保費也超過200億元。

 

    2015年,資產驅動負債型險企手握充沛現金流,縱橫資本市場,險資“買買買”名聲大噪。

 

     大戶安邦系先后介入招商銀行、民生銀行、金融街、金地集團、大商股份、歐亞集團、同仁堂、金風科技、遠洋科技以及萬科A,涵蓋了地產、金融、科技、醫藥、商業百貨等諸多領域知名上市公司,獵入股權動輒10%、20%,甚至30%。

 

    經歷了2014年規模保費的負增長,2015年屢屢被傳“喝茶”的張峻掌控之下的富德生命人壽保費增速達到138%,耗資數百億元吃下浦發銀行20%股權。

 

    劉益謙旗下的國華人壽則先后舉牌了天宸股份、華鑫股份、新世界、東湖高新、國農科技、有研新材;鄭永剛之君康人壽則買入三特索道、東華科技、中視傳媒,無一不賺得盆溢缽滿。

 

    這一切的高潮出現在年底,前海人壽舉牌明星電力、合肥百貨、南寧百貨、中炬高新、南玻A、韶能股份后,巨資增持萬科A,一幕蛇吞象的“寶萬之爭”,引“火”上保險。

 

    集萬科締造者、明星企業家等諸多光環于一身的王石對寶能系、保險資金甚至萬能險發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輿論戰,多方廝殺其中,波及各大主流媒體,監管、學者等亦參與其間。

 

    輿論壓力下,保監會對前海人壽投資萬科的相關情況進行了專項核查,最終的結果顯示,前海人壽舉牌萬科股票沒有違反相關監管規定,并透露了“舉牌是市場行為,依法合規的前提下,監管不宜‘干預’,但要引導”的信號。

 

    當年就險資舉牌上市公司行為,保監會還有過一次摸底調查,給出了整體風險可控的一組數字。2015年一共有10家保險公司累計舉牌了36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投資余額3650億元,占整個保險資金運用余額的3.3%。平均持股比例是10.1%,涉及的36家公司中有21家是藍籌股,投資余額占全部被舉牌股票93%。

 

    2015年12月29日,保監會開了一個史上頭一遭被各大財經媒體瘋狂關注的會議——保險行業風險防范工作會議,各保險公司一把手參會,會上的定調也是“整體風險可控”。

 

    還是這一年,兩位大老板入保險局。許家印數十億元換來中新大東方半壁股權,發下宏愿:三年內恒大人壽業資產規模達到1000億元,接手之時這一數字為37億元。入主首月恒大人壽拿下百億元保費。

 

    密春雷旗下上海人壽,開業首年保費即破百億元。


     變奏

    “保險業姓保,保監會姓監”

    保監會一年四規中短存續期限五年整改,實體經濟董明珠證監主官劉士余合擊保險改行業走勢


    2016年的資產驅動負債型先驅們幾乎鎖定了江湖地位。

 

    這一年,安邦人壽保費收入3304億元,位列壽險第三;華夏人壽以1831億元保費名列第四;第五乃富德生命1702億元;和諧健康第六,保費收入1544億元;前海人壽名列第十一,保費規模過千億元。

 

    天安人壽687億元,恒大人壽564億元,國華人壽484億元,弘康人壽428億元,君康人壽302億元……

 

    那廂,險資依舊馳騁A股市場,舉牌不斷、高潮迭起:年頭至年末的“寶萬之爭”,年中的陽光舉牌伊利股份遭強烈反彈,年末的寶能“血 洗”南玻A事件,以及恒大人壽的“買而不舉露臉出貨”的割韭菜手法,夾雜安邦人壽一周內兩度舉牌中國建筑,被中國建筑發公告表示歡迎。

 

    一時間,保險業風光無兩,不再有人小覷,引發多路資本搶籌,數百家上市公司發起設立保險公司,從地方國資、大型實業到知名民營企業、互聯網巨頭均奔赴而來。

 

    當然,這一年還有,富德生命張峻配合調查,保監會派駐工作(接管)小組入駐生命人壽。

 

    “高潮”之后竟然還有“變奏”,這也注定了資產驅動負債型險企的命運。變奏的起因在于前海人壽舉牌格力電器,實體經濟界代表董明珠的那句“那是對實體經濟犯罪”著實太沉重。

 

    變奏的典型事件是12月3日(周六)的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以“妖精論”當頭棒喝。記得那天特別戲劇性,一次普通的基金行業會議,“脫稿”的場景下,“妖精、害人精”等詞赫然出現,大部分人都不明就里,各路媒體也很懵逼。現在回想,不得不佩服劉主席的消息靈通、洞若觀火。

 

    金融大街15號做何反應不得而知。只是從12月5日(周一)開始,保監會對資產驅動負債型險企大動干戈,先是叫停前海人壽萬能險新業務,隨即又暫停恒大人壽委托股票投資業務,之后更進一步喊停華夏人壽、東吳人壽的互聯網保險業務,并決定對9家遞交了萬能險整改報告的公司進行現場檢查……

 

    其實,無論是2016年3月出臺的《關于規范中短存續期人身保險產品有關事項的通知》,還是9月出臺的《中國保監會關于進一步完善人身保險精算制度有關事項的通知》、《關于強化人身保險產品監管工作的通知》,雖然一次比一次嚴苛,但核心思想依舊是避免“急剎車”,給出5年過渡期,引導部分保險公司逐步調整業務結構。

 

    分管壽險的保監會副主席黃洪亦曾數度表態,萬能險本身并沒有問題,只是少數保險公司在萬能險經營中存在一險獨大、短錢長配的問題。

 

    且2016年底,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牽頭完成的《規范杠桿收購,促進經濟結構調整——基于“寶萬之爭”視角的杠桿收購研究》課題報告顯示,寶能作為并購主體在現有金融監管規則下并未有任何違規之處。

 

    但這些“正面”聲音都擋不住12月3日后,急轉直下的形勢,劇情快速反轉。包括“保險業姓保,保監會姓監”的再次強調及廣為宣傳,2016年最后一個工作日出臺的《關于進一步加強人身保險監管有關事項的通知》,規定保險公司2017年中短存續期產品季度規模保費收入占當季總規模保費收入比例高于50%或者季度原保險保費收入占當季規模保費收入比例低于30%者,一年內將不予批準其新設分支機構……

 

    市場默然;孟笈c迷霧并存。

    后記


    歷史的演進無外乎人和事兒。事態的一步步發展我們已做盡可能詳實、客觀的記錄,人物的筆觸囿于篇幅則有限。

 

    一段大歷史中,必然有大人物:

 

    既有項俊波、陳文輝、黃洪、房永斌、孫建勇、曾于瑾、劉峰、袁序成、王治超……監管大員們的運籌帷幄;

 

    也有吳小暉、肖建華、張峻、姚振華、許家印、鄭永剛、密春雷、朱孟依三兄弟、劉益謙、郭廣昌……及背后的資本系族們的推波助瀾;

 

    還有方力、楊智呈、趙子良、高煥利、陳玉龍、郭自光、何志光、胡國萍、韓德、聞安民、傅杰……職業經理人們的親歷參與;

 

    多種力量的交匯博弈,明與暗、公與私間引發了一場保險的紛起燎原。

 

    這里再點一遍他們的名字,以為記錄。

 

    如開篇所述,本文只是在回顧這五年斷代史中的一個橫截面。而這個橫截面為什么值得記錄,他們開啟了一個怎樣的2017年,請看『慧保天下』后續文章:戀曲2017:往前看106年,再論“保險姓!倍ㄕ{下的路徑迷思|大討論之二》。

End


国产亚洲欧美日韩一区,国产亚洲欧美日韩一区,亚洲欧美国产综合aV,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亚洲人成AV免费网站